【亲笔】雷-阿伦谈职业生涯&种族问题:那些我不会遗忘的事

原创 Kbet365  2020-12-26 19:50 

电影《阿甘正传》里有这样一个画面,教官让所有的新兵坐在床铺边,把步枪快速拆解后再快速重新组装并计时。阿甘完成后的第一时间便大声向教官报告,教官反而咒骂道:“妈的,你怎么完成得这么快?”阿甘则回复他:“是你让我快速完成的,教官。”记得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刚开始大学生活,在康涅狄格大学试着独立,试着认清这个世界和自己,试着变得更成熟。阿甘对待任何事物都是如此耿直,从不想太多,这也是他大智若愚的原因。

小的时候我习惯告诉自己,如果我这么做,我就能如何如何。走在路上闲逛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如果我能用一块石子砸到马路对面的那棵树,那么老师明天就不会布置作业。打球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如果我能用左手连续上篮成功三次,就离开球场不打了。这种念头就像是和自己打赌,说服自己相信如果我能做到一些小事情,那么就能得到不错的奖励。

我感觉自己有强迫症,但从来没确诊过。在NBA打球的时候,我有很多必须保持的习惯。比如球鞋一定要整齐地摆在更衣柜前,每场比赛都是,无论我要穿什么鞋。还有就是比赛时需要上场的时候,我会跨过球场边线,从来没有踩着边线登场过。

卡尔豪教练是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个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对我的教诲,记得有次训练结束后,他把我叫到一旁问我投篮练习得怎么样,有没有命中所有的球。我感到有些疑惑,所有的球?卡尔豪教练对我说:“如果你想要出类拔萃,那就必须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是的,如果你想要出类拔萃,那就必须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

回望1996年,那时的NBA球员生活比现在的球员简单多了。我们不需要活跃在社交媒体上,不需要树立个人形象。基本上只要你把球给打好了,球迷就会变多,人们也会喜欢你。那时候我周围的人都不希望成名,只想打出好的表现帮助球队赢球,然后广告代言、电影电视的角色自然而然就会有,每个人都只是想成为最优秀的球员而已。

新秀赛季有场做客尼克斯主场麦迪逊广场花园的比赛,斯派克-李坐在第一排的老位置。比赛结束后他找到我,邀请我去试镜一部电影的角色。那个赛季结束后我去试镜了,拿到的是电影《单挑》的剧本。虽然没抱太大期望,但是我觉得自己是所有去试镜的人里最适合那个角色的。拍摄过程中和丹泽尔、斯派克合作时,让我有了回到大学的感觉。拍戏对我是个不小的挑战,不过既然有了承诺就要坚持下去。要是我早点为角色做准备,可能会有更高的表演水准。

我是个优秀的篮球运动员,因为我珍惜所拥有的一切,这也使得我更加职业,追逐伟大的成就。

熟能生巧,想要成为专家成为职业,就需要不断地练习,各种技术动作熟练掌握。比赛时只不过是不断重复训练中的动作而已,记得以前总有人夸我罚球真准,我想说的是,其实我就是天天练习而已。

效力雄鹿那段时期,我没有理解到自己和球队、密尔沃基这座城市的历史之间的联系。那个时候的我还在想着如何能在NBA站稳脚跟,现如今已经有很多从小看我打球长大的人在社交媒体上私信我,说我是他们最爱的球员,激励了他们的成长。这些是我在密尔沃基打球时,从来没有意识到的。

效力凯尔特人那段时期,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正在成就伟大。那是一支NBA历史上最传奇的球队之一,能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你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角色,以及球队奋斗的意义。

体育教会了我:水涨船高。

讲真,我其实并不在乎能不能获得总冠军。的确,我是想赢球的,但即使没有拿到总冠军我也不会认为自己职业生涯很失败。我打了12年才染指了总冠军,这是个团队成就,无论你个人多么优秀都不可能一定能获得冠军。整支队伍齐心协力众志成城,这才是必备条件。

有次我听到一位球员,夺冠之后在球场中圈接受采访时表示:“期待再次回到总决赛,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再拿一个总冠军戒指。”我当时感觉很疑惑,你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取得了最高的荣誉,不知道他还想要用怎样的方式夺冠。总之,后来他也没有再回到总决赛。

2013年6月18日,热火和马刺的总决赛G6,最后时刻我们落后着三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所有细节,球馆布置、夺冠历程以及场边的家人们,以及一年前作为一名凯尔特人的我在这座球馆里还被淘汰过。能够帮助球队走到最后,一路的旅程是很难忘的。对了,不要忘记那个赛季我们还实现过27连胜。

说一件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东西吧:G6命中关键球后的感觉。整座球馆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那些噪音让我肾上腺激素暴涨,这种感觉是独一无二的。离开篮球之后,我尝试过很多其他的事情挑战自己。高尔夫球、健身、骑行、跑步,可是那种一瞬间肾上腺激素暴涨的感觉再也没有过了。

我喜欢阅读关于传统文化的书籍,探究这些社会传统的起源,以及人们是怎样养成一些风俗习惯的。所有的行为和现象背后都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适者生存的道理很重要,并不是最强的或最聪明的人更有优势。

我试着去教育孩子坚强点,成长为一个男人,而不是整天摆出对一切无所谓的样子。

每个人都会有觉得自己能永生的时期,但是当你身边的人去世时,你才能真正对死亡对生命有了敬畏,而这些都是不经历过无法体会的。

温故而知新,回顾过往的经历总会有些收获的。任何一个时期的你都只是世界的一部分,你的影响力存在局限性。可能还没等到你看透历史的脉络,你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所以活在当下,对所生活的世界发挥自己的影响力。

我希望自己是50或60年代的人。想知道为什么是吗?我对比尔-拉塞尔、吉姆-布朗以及穆罕默德-阿里这些人所作的斗争,致以崇高的敬意。

这也是我对我们这一代人失望的地方,我们似乎不再拥有他们那样的斗争意识。你能理解我的意思,正式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那段最艰难的斗争,所以会将很多事视作理所当然。

看待一个时代有多种方式。作为NBA球员,我们的利益和联盟是绑定在一起的。联盟要靠球员赚钱,球员也指望联盟发展得更好。任何有所联盟形象的事情,都会间接导致我们的薪水变少。球员需要帮助联盟推广,尽全力帮助联盟增加收入,球员们才能拿到更多的钱。与此同时,我们是不是有些遗忘自己所代表的人群?是不是有些遗忘前人为了能有今天做出了多少牺牲?拳王阿里宁愿去坐牢,也不愿为一个不认可他平等公民身份的国家而战。

我从电视里看到许多NBA球员在进行示威活动,曾经那些为了正义和平等而斗争的情况又出现了。每个人都不畏惧斗争,甚至愿意因此失去工作。作为一个体育联盟,NBA必须尊重那些为了种族平等而做的斗争。

夏天球员们纷纷罢赛之后,我以为赛季会就此结束。我想说的是,这是职业运动员的价值所在,的确职业体育离不开背后支持的资本,但是球员也有表明立场的权力。

如果球员重视某个东西的意义,那么就值得为此抗争,为此发生。继承和发扬前辈们的光荣传统,也让后生们感受到这伟大的遗产。

过去的十个月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抗争之中。黑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全民公敌,一直被怀疑被猜忌。如今我感觉人们越来越意识到黑人群体对社会的贡献,我们要代表黑人群体,用行动和声音发挥自身的影响力。

虽然我已经45岁了,但是我觉得人生的路还很长。

生活里有很多人想向我倾诉,并寻求我的看法。实际上当你和别人产生这样的联系之后,别人的看法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原文:Ray Allen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

【来源:直播吧】

本文地址:http://www.62639999.net.cn/1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