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清华校友搞国产激光雷达,年产6188个营收3.48亿,身家10亿

原创 Kbet365  2021-01-09 11:53 

来源:量子位

雷刚 发自 副驾寺

智能车参考 报道 | 公众号 AI4Auto

禾赛科技,正在冲刺中国激光雷达第一股。

2021年1月7日,激光雷达独角兽禾赛向上交所提交招股书,正式冲刺科创板,拟募资20亿元

禾赛准备以出让不超过15.01%的股本,发行不超过6360万股,上市前估值约133亿。

虽然尚未实现盈利,但禾赛展示了这样一副面貌:

创办于2013年,至今公司全员502人;

近四年实现的营收是:1947万、1.33亿、3.48亿,2.53亿(2020前三个季度);

尚未盈利:-2427万,1611万(2018年)、-1.49亿,-9379万(2020前三个季度)——报告期内累亏超2.5亿;

最重要的是超高毛利率:74.87%、75.62%、76.24%及 71.19%。

比起一众AI时代里的明星公司,不知爽到哪里去。

而且恰逢自动驾驶、智慧交通等势头凶猛,激光雷达创业公司纷纷上市之际,总部位于上海的禾赛,冲刺科创板,一旦成功上市,就会是中国激光雷达第一股。

另外,三个35岁的高学历创始人——李一帆、孙恺和向少卿,上市之后或许就只能每天为梦想而工作了。

禾赛靠什么上市?

激光雷达。

被广泛用于无人驾驶汽车和机器人领域,被誉为广义机器人的“眼睛”。

原理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发射激光来测量物体与传感器之间精确距离的主动测量装置。

激光雷达通过激光器和探测器组成的收发阵列,结合光束扫描,可以对广义机器 人所处环境进行实时感知,获取周围物体的精确距离及轮廓信息,以实现避障功能。

同时结合预先采集的高精地图,机器人在环境中通过激光雷达的定位精度 可达厘米量级,以实现自主导航。

而禾赛科技,拥有研发、制造、销售高分辨率 3D 激光雷达以及激光气体传感器产品的全套能力。

不过稍微了解这个行业的朋友,或许也知道激光雷达也有不同“派系”。

比如搭载在无人车头顶,圆形居多,不停“转啊转”的那种。

以及嵌于汽车前后端,方形为主,不会旋转的那种。

实际上,这背后就是激光雷达两种不同的测距方法。

圆形转呀转的那种,飞行时间(Time of Flight)测距法,一般也称ToF激光雷达。

方形嵌入的这种,属于基于相干探测的 FMCW 测距法。

两种都能很好实现室外阳光下较远的测程(100~250 m),是车载激光雷达的优选方案。

但一般而言,ToF更多用于全无人驾驶,FMCW则更多搭载用于高级辅助驾驶。

禾赛主打的产品及市场,就在ToF激光雷达流派上。

招股书披露,自2016年以来,禾赛共计推出了9款激光雷达产品。

有40线、64线和128线。(其中40线和64线销售占比75%)

视场角水平都达到360°,垂直视场角则从40°到104°。

基本覆盖当前自动驾驶用一个或几个的主流方案。

从禾赛披露的前五大客户,也能反证其产品应用场景及方案。

公开“指名道姓”的有:Aurora、文远知行、百度、DriveAI,这些都是L4级以上自动驾驶驾驶的公司。

不能明确明说但通过暗示也能猜到的客户,如:

客户B,中美两国同时布局且获得全球顶级车厂数亿美元战投——小马智行。

客户C,北美自动驾驶头部,专注一公里自动配送——Nuro。

客户F,总部位于硅谷,拥有全球领先自动驾驶技术和无人整车设计能力的公司——Zoox。

也都是主打L4级以上自动驾驶的公司。

所以归结起来,作为激光雷达公司,禾赛目前主打的是ToF激光雷达,面向的是L4级以上全自动驾驶市场。

禾赛赚钱凶猛吗?

我们先看营收:

报告期内,营收分别为1947万、1.33亿、3.48亿,2.53亿(2020前三个季度),2018和2019的年对年增速分别为:593%,162%……

不过净利润数据就不那么好看了。

报告期内,禾赛净利润分别为-2,427.23 万元、1,611.23 万元、-1.49亿元及-9,379.75万元。

规模化营收却还无法盈利,什么原因?

禾赛自称:

1)高等级自动驾驶技术尚处于探索期,在整体汽车市场中的渗透率仍然较低,相应地激光雷达市场规模较小;

2)为保持技术优势,为后续产量提升、实现规模效应奠定坚实基础,公司进行了较多的前瞻性的研发布局,报告期内研发费用金额及占收入的比重较高;

3)为处理诉讼事宜,公司支出了较大金额的专利许可补偿、专利许可费用及诉讼相关的律师费用;

4)2020 年爆发的新冠疫情造成公司延迟复工,部分客户的采购需求出现 临时性放缓。

归结起来最核心反映的就是:全自动驾驶时代,现在还处在测试阶段,但为了规模化运营阶段,又不得不保持面向未来的产品的研发。

所以禾赛的言外之意,目前是“战略亏损”

其实禾赛如果明晃晃说战略亏损,也并非不可以。

超高毛利率,最高产能却仅6188台

没错,关键判断就是禾赛的产品毛利率很高。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74.87%、75.62%、76.24%及 71.19%。

什么概念?

业内知名高毛利率的苹果,最新的水平不过38.36%

而且禾赛也自述,之所以可以维持相对高的毛利率,是因为激光雷达属于新兴产业、技术含量高,研发与制造壁垒较高。

并且作为头部公司,多项性能经受住了市场检验,可以具有较强的定价权

从营收占比来看,作为主营业务的激光雷达销售,基本处于最最核心的地位。

按产品来分的毛利率也很高。

但目前除了“市场还不够大”,实际也有禾赛产能的原因:

招股书显示,禾赛激光雷达的产能,在利用率高达80%的情况下,最高一年不过6188台

也不知是因为市场规模有限,所以产能产线设计如此……

还是量产能力有限,所以让营收和净利规模化受限。

此外,作为高新技术产品,研发成本确实不低:

人才也不便宜。报告期内,2017-2020Q3,研发薪资支出分别是:

1088.8万、2986.04万、6858.48万,以及7409.95万。

按照禾赛270人规模的研发人员规模。

大抵工程师平均年薪40万~50万左右。

虽然不算特别高——百万年薪——但加上期权和上市后的股票,应该禾赛不少员工,都能暴富一把。

招股书披露,禾赛此次上市前还向131人员工设置了股本总额的 1.40%股票,共计5,054,138份。

谁是最大赢家?

自然是三位创始人。

都是1985后的高学历中年才俊。

CEO,李一帆,1986年生,清华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本科,UIUC的硕博,2014年前在西部数据做到了主任工程师。

声名在外的首席科学家,孙恺,1985年生,上海交大热能与动力工程本科,斯坦福硕、博,还受聘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

CTO,向少卿,1985年生,清华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本科,斯坦福硕士,禾赛创业前在苹果担任iPhone硬件工程师。

值得注意的是,禾赛在招股书中,也把激光雷达的重要性,放到了国家自主战略的层面。

所以这几位明显能取得美国永久居住权——俗称“绿卡”的创始人,似乎都主动放弃了。

相比之前,更早之前巨亏31亿、年营收2亿,还想登陆科创板募资144亿的另一家清华校友创办的公司,一边强调自主可控、享受每年数千万补贴,另一边招股书中高管们一众绿卡加持……

凡是就怕对比,脸皮薄厚立见。

最后,说回禾赛。

在董事会名单中,还出现了清华电子系主任汪玉,担任独立董事。

这或许跟禾赛接下来的发展方向有关,招股书中也明确,激光雷达会进一步向SoC芯片方向发展。

而汪玉自然是国内芯片领域的权威和大拿,此前还参与创立过后来卖给赛灵思的AI芯片公司深鉴科技

此外,禾赛上市,也意味着之前的VC投资方们即将开启数钱算回报率模式。

禾赛股东不少,知名的VC有真格、光速创投和启明等等。

战略投资方则有:百度持股7.88%,博世持股7.65%。

顺便一提的是,禾赛上市,或许也能给清华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扳回一些创业领域的院系差距。

在科技创新浪潮中,清华相关创业公司层出不穷,但站在顶端的主要是计算机系和电子系。

而清华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之前主要有两位创业代表:

一个是虎扑体育创始人兼CEO程杭,另一个则是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

现在,这个名录里还可以补充上李一帆和向少卿。

两人均持股占比9.9%,持股数35,637,747,上市前估值133亿计算,身价都以超过13亿。

有认识他们的,下次吃饭别跟富豪抢买单了。(手动狗头)

本文地址:http://www.62639999.net.cn/3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